华宇平台

图片
     华宇平台首頁 >> 傳媒視角

傳媒視角

實驗室裏過大年

發表日期:2021-02-18來源:中國科學報放大 縮小

  編者按

  趕年場、辦年貨、添新衣、過大年……這些,都不是他們打開春節的方式。這個春節,當大多數人熱熱鬧鬧地迎接新年時,很多科研人員又蹲守實驗室了。

  2021年新春佳节来临之际,《中国科学报》记者走进中國科學院若干实验室,寻找恪尽职守、严谨治学的鲜活故事,记录坚守岗位、潜心研究的动人场景。

 

金章東(右)與科研人員在實驗室工作。

 

豐富多彩的春節活動。

 

董超逸正在做實驗。

 

談起科研工作,何松林快樂而充滿激情。

 

張靜昆正在查看水稻材料生長狀況。

 

阿裏原初引力波探測實驗站工作人員在工作。

 

剛從鼠房走出的工作人員衣服已濕透。

  黄土与第四纪地质国家重點實驗室

  “比平時更熱鬧”

  火树银花不夜天,古城西安,年味正浓。但在中國科學院地球环境研究所黄土与第四纪地质国家重點實驗室(以下简称黄土与第四纪地质国重),这里的工作“不打烊”。

  “我們這裏過節與平時沒什麽兩樣,甚至還更熱鬧些。年輕人想利用整個假期,把以前沒有做的工作系統地做起來。”該實驗室主任金章東告訴《中國科學報》。這兩天,他和團隊連續投出3篇文章,期待能在未來幾個月發表,給上一年的研究畫一個圓滿的句號。

  当大多数人热热闹闹过节时,中國科學院院士周卫健的辦公室一切如旧,她还穿着平日里常穿的灰色上衣。“现在大家生活质量都提高了,平时的日子跟过年也差不多,所以就没有太多的过年意识。”她说。

  對過年“不用心”,周衛健和同事們是想把“心”更多地用在科研上。“時間過得很快,一晃這一年就過去了,大家都在忙著幹活。”她說,“我們國重實驗室也好、研究所也好,大家不能僅僅守攤子,還要考慮謀發展,布局一些大的工作。”

  黄土与第四纪地质国重始终坚持“如履薄冰,奋发图强”的黄土精神。“十四五”开局之年,要怎么干?“我们想把实验室名字改成第四纪科学与全球变化国家重點實驗室。”中國科學院院士、该实验室创始人安芷生说,改革后将聚焦两大方面:在不同时间尺度亚洲和全球气候环境变化的动力学方面,达到国际领先;基于对气候环境变化规律的认识,预测未来气候变化趋势,服务国家和区域发展战略。

  “如果能把這件事完成,那麽未來幾年,我相信實驗室在基礎研究、國家重大需求、國際合作等方面會有更進一步的發展,培養更多科研人才,讓這面旗幟繼續飄揚,對國家、對社會做出應有的貢獻。”金章東說。

  催化基础国家重點實驗室

  點亮不熄的能源之光

  2月11日除夕夜,超过400名外地学生和职工留在中國科學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就地过年,共享年夜饭。

  “我在实验室做实验,把福牛玩偶留给其他同学吧。”董超逸匆忙吃完研究所食堂准备的年夜饭后,独自一人返回催化基础国家重點實驗室(以下简称催化国重)继续忙科研。幸运总是与努力同行,在饭后的抽奖环节,他中奖了。

  可董超逸舍不得放下實驗去領獎,紅彤彤的福牛玩偶遲遲等不到它的主人。他的回複讓人動容不已——“要把新年祝福送到努力的同學手裏”。

  董超逸是催化国重在读研究生,导师是中國科學院院士李灿。今年李灿团队超过一半的外地学生和职工选择留所过年。

  “李老師對團隊要求很高,團隊成員也都以‘嚴謹細致、精益求精’要求自己。爲了交出滿意的畢業答卷,我主動申請留下來,利用假期時間完善實驗數據。”董超逸說。

  自2001年以來,李燦一直致力于太陽能轉化和利用研究,爲高效太陽能轉化體系構築提供科學基礎。面對2020年中國向全球宣布的碳達峰、碳中和目標,李燦肩上的責任更重了。

  李燦告訴《中國科學報》,近年來千噸級“液態陽光燃料合成示範項目”等成功實現工業化示範,開拓了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利用的應用領域。同時,團隊成員正努力發展更高活性的光催化劑、電催化劑,以實現太陽能分解水制綠氫和二氧化碳的資源化轉化。

  盡管由于安全規定,春節期間部分實驗停止,但他們還是會每天查閱相關資料、補充實驗數據等。“假期後的工作已經提上日程,爲了保證科研進度,春節期間也不能懈怠。”催化國重在讀研究生王恩濤說出了一衆團隊成員的心聲。

  植物基因组学国家重點實驗室

  爲國家的“飯碗”堅守

  尽管家乡的疫情已缓解,但中國科學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植物基因组学国家重點實驗室(以下简称植物基因组学国重)博士生张静昆还是决定今年留在实验室过春节。

  张静昆在中國科學院院士李家洋团队从事水稻基因组相关研究。就在腊月二十三,她参与的异源四倍体野生稻快速从头驯化研究发表于《细胞》。该成果有望培育出新型多倍体水稻,从而大幅提升粮食产量并增强环境变化适应性。

  “這是一個全新領域。雖然我們已創制了一些改良性狀的水稻材料,但要變成栽培品種種在大田裏,還需要很多工作。”這是張靜昆從2018年進入課題組就開始的研究。今年過年不回家,她有了更多時間開展下一步工作,比如給水稻材料澆水、到溫室看看、讀讀文獻,“還打算睡個整覺,自然醒的那種”。

  “今年是第一次在外面過年,肯定會想家,不過跟大家在一起挺開心的。”張靜昆笑著說,之前每次跟父母視頻,她都說今年不能回家過年了。這兩天跟父母視頻,“他們又問我是否回家,我說回不了了。他們說我們知道,就是問問”。

  在植物基因組學國重,像這樣響應“就地過年”號召、留守實驗室的師生不在少數,他們都有各自的打算。

  博士後賈美茹說,想利用這段時間繼續完善科研工作。博士生孫凱說,要趕快整理好水稻種子拿到南方種植,加速新一代水稻品種培養,同時找時間在北京轉一轉。博士新生曾鵬說,打算了解自己從事研究的前沿進展,列出研究提綱,爲以後做好準備。

  神经科学国家重點實驗室

  他們心中有“大家”

  热热闹闹过大年,是该有的一番景象。但依托于中國科學院神经科學研究所的神经科学国家重點實驗室(以下简称神经科学国重)显得异常安静,留守的人依然做着外人眼中看似枯燥的工作。他们为了响应国家“就地过年”号召而选择留在实验室,另一个更重要的目的是为取得科研进展抢时间。

  “驗證前期實驗找到的神經元是否影響小鼠疼痛,爭取早日摸清慢性疼痛疾病的作用機制。”這是神經科學國重副研究員窦豔侬堅守崗位的目的。

  博士李福甯則希望盡快解析出斑馬魚腦微觀數據,爲人工智能特別是類腦人工智能研究提供助力。

  公共技術服務中心分子細胞技術平台副主管錢嵩林等人也選擇堅守崗位,因爲科研人員的實驗離不開他們。“爲了滿足他們的實驗需求,我們春節期間繼續提供實驗器材消毒滅菌服務,保障科研工作順利開展。”

  實驗動物平台的鼠房和猴房同樣有著忙碌的身影,配料、飼喂、清洗……工作人員把小動物當作孩子一樣照料。“我們鼠房共有35名工作人員,今年選擇留下的有31人。”鼠房主管韓玲說。

  留守實驗室過大年,他們無怨無悔。就像猴房主管王立娜所說,“既然選擇了這份職業,就應擔負起相應的責任”。更爲重要的是,他們心中都有一個“大家”,就是爲人類認識大腦、開發大腦和防治神經系統疾病貢獻力量。

  生物大分子国家重點實驗室

  特殊之年的儀式感

  上聯:自噬通路全清楚;下聯:相變性質都完美;橫批:科研順利——“科味兒”濃濃的火紅春聯,環抱著一扇敞開的大門,門扉上貼著一個鬥大的“發”字。

  “既是‘恭喜发财’,也是希望大家多多发表高质量研究成果。”生物大分子国家重點實驗室(以下简称大分子国重)博士三年级学生赵鑫向《中国科学报》介绍着她亲手写下的春联。

  赵鑫老家前段时间疫情很紧张。“我当然也想回家过春节,但我担心如果年后不能按时返京,就会耽误科研工作。”在大分子国重所在的中國科學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约60%的学生做出了同样的决定。

  “今年有400多位師生在所裏過年,這是前所未有的情況。”研究所相關負責人告訴《中國科學報》。這個“就地過年”的特殊春節,怎麽讓大家過得有歸屬感、有儀式感?研究所花了不少心思。

  早在春節前兩三天,所裏就舉辦了寫春聯、制作中國結等活動;除夕夜,食堂爲大家準備了豐盛的自助年夜飯,還開展了線上KTV、尋寶活動等,在避免人群聚集的同時,讓大家感受到了熱熱鬧鬧的年味。

  大年初四一大早,李桃、徐芬芬和郭高峰3位博士生就穿上白大褂,在實驗室裏忙碌起來。“我們組裏10名學生,有8名是在實驗室裏過的大年。”他們的導師、大分子國重研究員王立堃說,“能感覺到學生們都挺想家的,但大家還是響應國家號召就地過年。我會和他們在一起聊聊家常,這樣的春節也拉近了大家的距離。”

  “我聽學生們反饋,這個年過得不錯。在這背後,有著研究所和實驗室工作人員的默默努力和付出。”大分子國重研究員李棟說。盡管學生“過年不下火線”,他依然勸大家勞逸結合,好好放松一下,以更好的精神狀態迎接新的一年。

  大陆碰撞与高原隆升重點實驗室

  科研背後的堅實力量

  中國科學院大陆碰撞与高原隆升重點實驗室里洁净如新、一切如常。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青藏高原研究所丁林团队中的高级工程师谢静、岳雅慧,博士生何松林等与矿物岩石和化石为伴,一丝不苟地测试着从青藏高原上采回的岩石标本,处理着密密麻麻的数据和图像,用特殊的方式庆祝新年。

  謝靜是實驗室的“老人”了,她主要負責運行電子探針實驗室。由于科研需要,電子探針實驗室經常需要24小時運轉,加班對謝靜來說是常事。年前她仍需堅守實驗室,只能由家人幫忙準備年貨,“作爲女性科研工作者,我特別感謝自己的家人不埋怨,支持我的工作”。

  隔壁是何松林所在的掃描電鏡實驗室。何松林是丁林的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是青藏高原古高度和古環境。談起做實驗,何松林充滿激情。在外人眼中“冰冷”孤獨的實驗室,恰恰是他最喜歡的地方。“科研任務緊張,我希望在放假期間趕趕進度。科研本身就要甘于堅持,耐得住寂寞。”

  嶽雅慧主要負責等離子體質譜實驗室的運行。“我們的工作是爲科研人員提供實驗測試和準確的科學數據,以及不斷創新實驗技術方法。”她說。儀器維護、校準等需要花費很多時間,如果遇到多人同時測試,更是連軸轉甚至通宵工作。

  在丁林团队的实验室中,谢静、岳雅慧等是工程技术人员,更是科研团队背后坚实的力量。他们与科研人员一起,建立了完善的室内测试分析实验平台和野外观测研究平台,形成了以野外科考、流动台网和固定台站监测平台、室内测试分析研究平台和国际合作研究平台为基础的“四位一体”研究体系,为科學研究提供有力的数据支撑。

  探秘青藏高原,也离不开他们在实验室的日夜坚守。前不久,丁林团队荣获中國科學院2020年度杰出科技成就奖(集体),丁林也被授予中國科學院先进工作者(个人)称号,以表彰其率领团队扎根青藏高原,在大陆碰撞、高原隆升及其资源环境效应领域取得的系统创新成果。

  粒子天体物理重點實驗室

  年味虽淡 科味正浓

  2月13日,大年初二。尽管外面年味正浓,中國科學院粒子天体物理重點實驗室里依然是宁静严谨的科研氛围。

  趙一是“慧眼”衛星值班人員。對于和大家一起留在實驗室過年這件事,他欣然接受。因爲對他來說,盯住“慧眼”衛星正是自己喜歡的工作。

  “‘慧眼’的值班任務簡單來說就是3條,即監測載荷狀態、監測爆發源信息、負責機會目標觀測。”趙一說。

  自從2017年6月開展科學觀測以來,“慧眼”衛星已經取得了不少成果。實驗室樓道裏有一面牆,滿滿當當貼著“慧眼”這些年的重要科學産出。

  “‘慧眼’衛星目前狀態非常好。原來我們預期3年之內會有一次軌道維持,但從目前來看,各種探測器都處于非常好的狀態,所以‘慧眼’衛星以後還會繼續在軌工作。”“慧眼”衛星地面系統負責人、“懷柔一號”(GECAM)科學應用系統負責人宋黎明說。

  與“慧眼”衛星工作人員在同一個衛星監控室值班的,還有GECAM衛星的值班人員。

  “GECAM卫星是2020年12月10日发射升空的,在轨工作已经60多天,情况非常稳定,发现了一些不错的爆发源,也得到了一些不错的科学产出。”GECAM卫星有效载荷工作人员、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员龚柯说。

  該實驗室還有一些野外台站,那裏的工作人員正值守在冰天雪地的高原上。

  在海拔5250米的阿裏原初引力波探測實驗站,工作人員冒雪送來了對全國人民的新春祝福——“新年快樂,牛年大吉!”

  在海拔4300米的高海拔宇宙線觀測站(LHAASO),運行人員表達了他們樸素的新年願望。衆多樸素的願望彙聚成一句話:“祝祖國繁榮昌盛,國泰民安!祝全國人民新年快樂,紮西德勒!”

  (记者冯丽妃、卜叶、秦志伟、李晨阳、倪思洁、王之康 见习记者韩扬眉报道,蒋志海制版)

  《中国科学报》 (2021-02-18 第1版 要闻)

來源: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21/2/360746.shtm

附件: